2018年起,这10大变化将影响所有医护人

2018年医疗圈即将发生10大变化,身在圈中,不得不知!


一、医学教育精英化,大批二本将取消!


医学院校是直接孕育着临床人才的地方,所以医学教育的改革直接从源头上影响着医师队伍的整体素质,而2018年注定了是医学教育改革的重要时间点。


今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在医学教育改革这方面,国家的目标是逐步提高生源质量,到2020年本科临床医学类、中医学类专业逐步实现一本招生,逐步停止中职层次农村医学、中医专业招生。


目前,安徽省已经下发文件要求省属高校临床医学类、中医学类本科专业全部进入本科一批或提前批次招生。


预计,明年会有大批省份取消临床、中医二本的招生,转为一本,医学教育精英化将是大趋势。


二、编制备案制来了,同工同酬大推进


年初,国务院下发了《“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强调在地方现有编制总量内,确定公立医院编制总量,逐步实行备案制,在部分大中城市三级甲等公立医院开展编制管理改革、实行人员总量管理试点。


今年,各地也都在试点编制改革,而就在前天,国家卫生计生委在河南省郑州市召开河南医改工作成果媒体沟通会,国务院医改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王虎峰,对河南中牟县公立医院对于编制外人员,实行备案制,在薪酬方面实施同工同酬等做法给予赞许,并称这些做法值得学习。


公立医院编制备案制、同工同酬得到了国务院医改小组相关领导的认可,可预见的是,2018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中,少不了将这些改革进一步复制。


三、2018年,基层医生工资普涨


今年年底,国家卫计委有关领导,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国家卫计委将积极协调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财政部,研究出台关于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政策、保障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文件。


争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绩效工资水平,和当地县区级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绩效工资水平相衔接,绩效工资分配进一步向一线人员尤其是全科医生倾斜。


而这一政策的落实,必定是要在2018年落地生根。


四、医疗结构大调整,专科医院猛增!


我们知道,为了强基层,那么就必须阻止大医院虹吸现象,目前在分级诊疗政策下,国家对三级医院的定位就是危重症和疑难复杂疾病的诊疗服务,所以在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方面,控制公立综合医院不合理增长,鼓励新增公立医院以儿童、妇产、肿瘤、精神、传染、口腔等专科医院为主。


今年,各地也都纷纷制定了其本省的“十三五”医疗机构设置规划,而主旨都是围绕一个口号“综合控制、专科发展””,所以2018年势必公立综合医院数量平稳或下降,专科医院数量将猛增。


五、大批三级医院,撤销普通门诊


三级医院要做专业性高点的服务,那么普通门诊就是和基层社区抢患者了。近年,各地陆续在政策上引导三级医院压缩或关停普通门诊,如东莞市要求在门诊业务上,三级医院和镇街医院要逐步压缩和关停普通门诊,原则上仅保留专科(专家)门诊。


青海省卫计委要求自2017年7月1日起全部取消简易门诊,基础普通用药由基层医疗机构提供。


目前,各地大医院都在关停普通门诊,这个风,明年会吹的更猛烈。


六、诊所遍地起,民间中医进军医疗圈!


2018年对开办诊所这件事来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的大好时机,尤其是中医诊所。


首先,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明确指出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又发布《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和《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两政策分别于12月1日、12月20日实施。


也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放开政策:开办中医诊所只需备案、执业医师3年可开中医诊所、民间中医可以通过中医(专长)医师考核获得医师身份。这些无疑是对中医诊所的崛起起到了一个推进的作用。


2018年,大批民间中医即将合法执业,进军医疗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医疗局面即将呈现。


七、紧密型医联体,火速铺开!


我们知道,今年医联体建设在全国各地火速铺开,家庭医生签约和医联体是分级诊疗的重点抓手,也是近年医疗改革将重点投入的重心。


截止到现在,全国基本搭建医联体制度框架,全面启动多种形式的医联体建设试点,大部分三级公立医院参与并发挥引领作用。但离到2020年,全面推进医联体建设,形成较为完善的医联体政策体系,还有一段距离。


按照政策规划,无疑,2018年大批二级公立医院和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参与医联体,使得基层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


而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利益共同体,医联体才能达到其上下联动的效果,所以说,大批紧密型医联体即将在全面铺开。


八、控费更加严格,按病种付费大推行


2017还剩下一个月,你们医院的年内控费指标达标了吗?


近日,海南省卫生计生委日前发出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公立医院费用不合理增长。对于年内控费指标未能达标的公立医院,将暂停等级评审、重点专科申请、项目申报资格,并追究单位领导责任。更有其他地区医院为了控费,发出停药通知,要求暂停使用辅助用药、暂停使用除基药以外的中成药及其注射液。


通过这些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医保的压力一年比一年大,而平分到各个医院,医院的医保压力也很大,为了进一步加强医保基金预算管理、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今年起,我国全面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


今年,各地二级及以上公立医院都要选取一定数量的病种实施按病种收费,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地区2017年底前实行按病种收费的病种不少于100个。


按病种付费是我国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的重要措施之一,明年,必将扩大推行范围。


九、康复人才备受重视


为了弥补,我国专业康复机构资源不足,也为了加强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为患者提供一体化、便利化的疾病诊疗—康复—长期护理连续性服务。


多地为了鼓励康复医院发展,在其设置数量上不受规划限制。而近期据《北京日报》报道未来全市所有三级医院都将开设康复医学科。


这对康复专业的人员来说,无疑是地位上的反转,在政策的带动下,未来几年内康复机构也必定会大批崛起。


十、医生自由执业潮来了


今年,卫计委先后修订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两份政策文件,彻底给医生松绑了,准许在职医生开办医疗机构,准许执业医师的注册地点为省级行政区划,执业助理医师的注册地点为县级行政区划,实现“一次注册、区域有效”。


执业医师不仅可在省域行医,也可跨省执业, 医师跨执业地点增加执业机构,向批准该机构执业的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申请增加注册即可。目前已经有医生获得在2个省域内、甚至3个省域内执业的资格。


只要你有精力和时间,执业地点再也不能限制医师了,想必2017才是个开端,2018将会是医师大流动的上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