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一晚,这可能是中国最贵的民宿。


见道忘山者,人间亦寂也。

见山忘道者,山中乃喧也!


不舍·野马岭


人称Uncle吴的吴国平,

相信大家一定不会陌生。

他是餐饮集团“外婆家”的创始人,

叱咤美食界的教头人物。



2014年,吴国平开疆辟土17年后,

突然产生了“退休”的想法,

他在餐饮市场主动为年轻一代让路,

把管理交给了80后,

就开始筹划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



而做民宿,

就是吴国平转换跑道后的新思路。

“除了喜欢与年轻人交流,

我还想和大自然交流。”



2012年起,他走遍浙江的山山水水,

终于决定在金华浦江县的野马岭村落脚。

这个村子有着近600年的历史,

自然风景与历史景观相互交融,颇有韵味,

仿佛来了,就不想再离开......



不舍,是Uncle吴为自己打造的世外桃源,

也是都市人魂牵梦萦的心灵原乡。

这里古木参天,溪水潺潺,

泥墙黛瓦,青苔斑驳,

一切还是记忆中外婆家的模样。



经过两三年的精心打磨,

山上的一些老房子已经“旧貌换新颜”,

据说,其中一幢小楼一日的房价或将高达2万元,

网友高呼“无人住”要变成“住不起”了。



要知道,曾经的这个半山腰上的小村子,

偏远、贫穷、山路蜿蜒难行。

山上那几百间黄泥破房,

早已人去楼空,

留下一片萧条景象。



当地人还流传着这样的俗语:

“好女不嫁马岭男”,

“要走不走马岭头,要住不住马岭脚”。



但在吴国平眼里,

它却纯粹得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让人舒服、窝心又治愈。

千年榧树,600年的糙叶榆,

云雾飘渺的群山,山间流淌的溪水,

一切都散发着自然、淳朴的味道。



吴国平说,

要把这里打造成最美的“中国村”。

他大手一挥,砸下了6000万,

租下了整个破败的村子。



还请来王宇虹和内建筑合伙人沈雷担任总设计师,

对野马岭的30多幢老宅进行集中改造。


中国好舌头华少(中),著名室内设计师沈雷(右)


吴国平的朋友圈里有那么六七个人,

用他的话说,

是“长大的文艺青年,

都是有点小情怀的。”



大家一合计,

决定用现代人的审美和眼光,

将古老的乡村符号保留下来,

打造出一个真正的避世桃源。



“适合现代人居住,

又保留600年的历史,

让人和历史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

沈雷这样阐述他的设计理念。



从2015年正式开工起,

他们一直在尊重历史与自然的基础上,

赋予老宅新的功能和生命,

设计图纸一改再改。



“一边要满足欲望,慢慢远离自然,但是又渴望自然,想要回归到青山绿水的家园里去。就是这么矛盾。”



在这期间,吴国平曾在两种想法中犹豫不决。“改造古村有两种方式,或者当成博物馆一样供人看,或者是能用。我希望马岭是后者。”



最后,他决定在马岭村这个几乎没有被现代化熏染过的化石一样的村庄里,制造出一个调和矛盾的奇迹。



房子原有的石基、黄土立面,

布满苔藓的黑瓦,

以及粗糙的石阶小路,

都被一一保留下来。



生活功能的重置,

也全部围绕自然运转,

使之既有原始古朴的旧,

又有时尚前卫的新。



        

为了不对原生植被与道路造成破坏,

他们拒绝使用大型设备。

建造民宿所用的沙砾和钢材,

都由村民亲自搬运上山。



半山的泳池几个月才挖好,

所有泥土由工人一点点背下山;

整个民宿的排污系统,

也在不紧不慢的节奏中实施完成。



把老房子推倒重建,

固然是省时省力的好办法,

但充其量也是一个“假古董”,

所以他们尽量保持房子的原貌,

所有的夯土墙都原封不动,

里面再砌上固墙,用以隔热、隔潮。



经过两年的修修补补,

原先的大厅堂变成了书屋,

猪圈改成了更衣室,

甚至连粪坑也本着不浪费空间的原则,

华丽变身成为理发屋。




玻璃咖啡馆、露天泳池、

树上SPA、挑空的健身房......

在一众有着乡村情结的文艺青年的改造下,

野马岭渐渐从一个无人问津的破村落,

变成越来越有生活气息的高端精品民宅。

它在设计之初,

就保证了居住的高舒适性。



山间湿气比较重,

容易招来虫多的困扰,

他们就采用灭虫的植物和装置,

在开张前全部做好杀虫处理。



每个房间也都铺设了地暖,

装上除湿设备,

就连床上的席梦思,

也是吴宅同款,

花了1万多元买来的。



宽敞舒适的每一间卧室,

都由吴国平在开放前亲自试睡过,

一点一滴的打磨,

把民宿雕琢得越来越完善,

越来越美好,

也给客人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居住体验。



“2万元一晚的中国最壕民宿”,还未开放,就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


吴国平这样解释道:“因为所有房间都不一样,所以我们想按照平方来计价。其中面积最大的一幢有300平方米左右,我们称之为‘民国楼’,一楼有厨房、会议室、书房,二楼卧室有好几间,整幢可能是要这么多钱。”



但他同时也强调,在近70间客房总数中,也有价格比较亲民的房间。”



无论大规模的整村保护工作,

还是在这基础上的高标准改造,

都是不可复制的,

吴国平希望在退休之后回到村里做个“服务员”,

端茶倒水扫扫地,笑脸迎客话家常。



不知是马岭村应该庆幸,遇到了让它重获新生的吴国平。还是吴国平应该庆幸,在茫茫苍翠中改造了这远古的“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