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是社会的弃儿吗?

案例一

1

为计免而车祸受伤,不成立雇佣关系


据齐鲁壹点报道,2017年1月4日,山东聊城的一名村医张某接受卫计局、卫生中心、办事处的安排部署,在给村民打流感疫苗途中遭遇车祸并造成严重的身体损害!张某无力承担巨额医药费用,遂将当地卫计局、办事处和卫生中心告上法庭。张某认为,其与三被告(当地卫计局、办事处和卫生中心)建立了雇佣关系,三被告理应对自己在雇佣活动中造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支付自己损失30万元。


但法庭经过审理认为,原告张某作为乡村医生,其参加计划免疫活动是其法定义务,卫计局和办事处也是依照法律规定对有义务参加的人员进行统一的部署和管理。原告与三被告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

 

又因计划免疫活动属于国家公益活动,张某为了社会公共利益而受伤,卫计局和办事处作为本次免疫活动的受益人,应对原告张某的受伤进行相应的补偿。


最后判决被告卫生与计划生育局补偿原告张某6万元;办事处补偿原告张某6万元。

 

乡村医生参加计划免疫工作是法定义务吗?

身为乡村医生,参加计划免疫是法定义务?


什么谓法定义务?“法定义务是指法定合同义务,是直接依据法律规定产生的而非由当事人约定的义务。也是是宪法和法律规定公民必须履行的义务。法定义务必须履行。”


据2003年8月5日国务院令第386号公布,自2004年1月1日起施行。共计6章49条的《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乡村医生的法定义务根本没有”参加计划免疫”!

案例二

2

出诊途中受伤昏迷,乡邻众筹救村医


 ”我爸在山西长治沁县南泉乡榜口村当了43年的村医。”2017年6月19日,李玲蔚告诉记者,一个月前父亲李向城因出诊途中出车祸后,村里人自发筹款6万多元,还有热心的网友通过爱心平台捐了8万多,“特别感谢乡亲们和素未谋面的**,我爸后续治疗费用有着落了”。

 

现年62岁老村医李向城在傍晚时分,因村民求医而骑摩托车出诊,因对面交车灯光刺眼,紧急躲避行人致车翻人昏迷,所幸被路人“打了120及通知家人送医院治疗。

 

作为当今基层医疗的守门人;

作为呵护村民一线的排头兵;

作为医改中强调网底不可破的村医;

担负着方圆几十里村民的健康守护神,恰是寒心啊!


在出诊途中,在为村民解除病痛途中,在为村民送上温暖的治愈、帮助、安慰途中,罹遇身体伤害,无人问津于慰籍;无人过问于病况;无人振臂于担当……


只有朴实的村民还记得您;只有纯朴的村民还惦念着您;只有淳厚的村民还感恩着您!三百,五百,钱不多,恰是对您三十四年如一日,颠簸着乡间小路,背着药箱,为村民救死扶伤奉献精神的一点补偿!

3

村医真是无人认领的弃儿吗


从以上二则案例可以看出,不管是在执行计划免疫工作,还是在出诊途中,一切偾事只有自已扛!


既然村医如一颗路边的野草,那为什么要把村医一体化管理;那为什么要求村医履职基层卫生一线;那为什么要求村医无条件执行计免任务;那为什么在农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重任,都责无旁贷由村医担负;那为什么十二项公卫的具体工作,都一股脑由村医履行,甚至有的省份还以村医公卫不力,以清退村医相威慑……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财政与绩效研究室主任应亚珍多年从事农村卫生政策研究,应亚珍认为,村医在农村地区公共卫生服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是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的作用不可或缺。

 

不可或缺,村医的角色既是在农村是不能缺少!既然村医是农村中履行的职守是如此重要,那为什么村医的现状,恰恰只有无可申辩的义务,而没有给与付出相配的待遇及理应获得的尊严与权利。

 

上述二例村医的酸楚,谁都看了潸然泪下,硬生生把村医的权利无情地剔除在露天的寒风下,如一片随意飘落的黄叶,零落在泥泞的路边,无人问候,凄凉悲惨!

 

村医,你若真是社会的弃儿吗?

不然的你,怎么沦落到如此地步!假如是见义勇为负了伤,还能得到民政及政府的嘉奖及补偿!但你为了基层的卫生防疫致车祸,恰无人认领是为谁干的事!


村医,你若真是社会的弃儿吗?

不然在出诊途中受了重伤,是朝夕相处的村民筹钱为你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