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件全国影像人关注的问题,亟待解决

1、影像医生能否收取诊断费?

不管是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规范医疗服务价格管理及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12]1170),还是《上海市医疗机构医疗服务项目和价格汇编》2014版中,都规定影像学检查要包含诊断报告,即不能单独收取诊断费。但这一规定具有明显的局限性,将影像学检查与影像医生诊断混为一谈。影像学检查属于影像技术的范畴,由技术员完成;而影像诊断属于临床医学的范畴,由医生完成。国外的影像学检查和影像医生诊断都是分开的。

目前,安徽省和贵州省都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政策,明确了影像诊断可以单独收费。今年8月1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了《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基本标准(试行)》和《医学影像诊断中心管理规范(试行)》,医师法对医生多点执业即将放开,影像医生不能收取诊断费,在参加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工作、在多点执业时都将遭遇困境。


作为影像医生,老梁不知道遇到多少人把影像医生当做是拍片子的师傅!影像检查是相对独立的两个过程,前者是技术员做检查,后者是医生出诊断报告;类似的还有病理学检查,也是把技术员的操作和医生的诊断混为一谈。这种不合理的现状是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2、多部位检查是否应该分开收费?

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规范医疗服务价格管理及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12]1170),附件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2012年版)有关影像学诊断中;

(一)X线检查:本节项目使用计算机X线摄影(CR)检查时,在不同部位的普通X线透视、摄影的基础上加收不超过50%;使用数字化摄影(DR)加收不超过100%。(X线检查采用DR时可以按照部位收费!)

(二)X线计算机体层检查:包括1.平扫,2.增强扫描,3.特殊三维成像,4.其他。计价单位是“次”,且四肢关节按照“单侧”收费。

(三)磁共振检查:包括1.磁共振成像,2.磁共振增强成像,3.特殊磁共振检查,4.其他。与CT一样,计价单位是“次”,且四肢关节按照“单侧”收费。


这个“次”是按照部位来确定的,特别是四肢关节按照“单侧”收费就明确了CT和MRI检查也是可以按照部位来进行收费的。但目前上海的物价规定是CT和MRI检查按照“次”收费,但这个“次”是指“人次”,即一个人来做CT和MRI检查,不论多少部位,只能收取一次费用。这个规定完全违背了经济规律,首先是CT和MRI是有成本的,虽然说公立医院的仪器设备都可以认为是国家出资购买,但机器的运行、维修和人员都需要费用,在对公立医院弥补不足的情况下,医院依然需要通过盈利来维持运转,尤其是医务人员的大量付出得不到承认,也同时造成了影像学检查的滥用。


据老梁在质控检查中得到的数据,几乎每家医院急诊CT的数量都已经超过X线摄片,尤其是晚上来的急诊患者,往往是多部位的CT检查,根本没有考虑到过量射线带给人体的损伤。目前上海市CT和MRI的收费已经低于绝大多数省市,而且不管做多少部位还必须按照一次收费,大量的检查让放射科医生承担了更大的压力,付出了超额的劳动,却得不到相应的收入。

 

3、影像检查数量太多,如何保证质量?报告审核制度是否合理?

影像检查是临床排查疾病的重要工具,在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是医生和医院作为“自证清白”的重要证据。在影像学检查数量快速增长但不能按照部位进行收费的现状下,为了保证患者及时做到检查并拿到诊断报告,就只能在数量与质量之间寻找相对的平衡,结果就是数量增加导致的质量降低。检查越做越快,报告越写越简单,诊断越来越不明确,这样的报告到底有多大作用呢?


不要怪医生不负责任,因为一个好的影像学检查需要一定的时间、需要更好的检查技术、需要医生花费更多的时间进行分析和诊断,这就意味着每天完成的影像学检查是有限的,就像社会普遍诟病的“排队三小时看病三分钟”一样,如果限制每天进行检查的数量,就意味着患者等候时间的延长。更不要说医生所付出的劳动就根本得不到应有的体现了!


现在医院等级评审要求影像诊断报告必须是“双签名”,即每一份报告要有医生书写并经过高级医生的审核才能发出,导致影像医生的工作量倍增。临床医生只要取得执业证书就能够独立看病、开处方,为什么影像医生的报告就必须要经过审核呢?按说,只要是取得影像医生执业资格,就应该可以独立发放诊断报告。

 

希望以上几个问题在专家们的倡议下,能够受到卫计委的重视并早日解决,公平公正的体现影像人应有的价值。